糯米团子

开始产第五人格的粮,点图点文请尽情的私信!请关注评论点赞推荐我【凑不要脸】瓦爱你们!

我就要叫奶布,奶布奶布奶布奶布奶布!我永远喜欢小奶布怎么了!!!【理直气壮】

Parrrrrr:

爱一个角色的方式有很多种,看不惯,绕道就是,何必非要强施于人。纠结一两个称呼真的没意思,奶布怎么了,谁还不是个宝宝了x我宠着我乐意

Lalathekitten【设计学生爆肝日常】:

QQ

日常咸鱼的小吜先生:

谁说叫奶布就ooc了,跟什么风
奈布在我心里永远是小天使!

鳄鱼sir(约稿吧):

哇,画的太快很多细节没有搞定...所以你们凑合着看吧😂😂😂😂😂
我就感觉叫奶布没有什么,我会叫我喜欢的人的小名,这只是个爱称而已,又不是在说他的人格,我实在不知道你们在吵什么!
 @书肃肆幸福 你们根据这个太太写的配合服用一下下吧,真的很让人桑心(ಥ_ಥ)
我以前也因为这种事情退过群,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,希望你们看到不要打我就行😁
最后1p哈哈哈哈(ಡωಡ)hiahiahia是我的私心~

kkk

川南永远爱她的天使白沙:

这里是川南,出坑,走微信,先付全款,寄出后付邮


!!!如果超出原价麻烦小天使告诉我一声,因为记性不好记不住了quqqqq我不是高价倒卖啊噫呜呜噫!!!

给爽快妹子塞礼物

占tag致歉

走走老师和土豆是天使吖QAQ


先知是眼睛是蓝色的
了解一下吗

【A瓜】我排到了正在和我连麦的屠皇

请大家点关注【不是】


青行灯amber-吹爆樱子川川和尾桑:

*两人已确定关系,瓜和爱连麦打排,瓜打人爱打屠夫


*小甜饼,力争甜死你们


*短小,内有爱丽各种宠甜瓜情节


*以上OK?





   听着耳边那人因为委屈而变得有些奶的声音,Alex弯了弯嘴角,轻轻笑了一下,控制鼠标按下了准备,对面椅子上的求生者和名字显示出来,那人还在叽叽喧喧说个不停,然而他却什么也听不进去了,鼠标停留在对面那个顶着“斗鱼丶甜瓜”的慈善家身上,不停转着圈儿。


   “甜瓜。”他说道, 直指间的弹幕已经开始集体刷“666”与“祝99”了,有人甚至还发了拍桌狂笑的颜表。几条“甜瓜准备演你了”的弹幕夹杂在其中,不一会儿又被更多的弹幕埋没,他却没有那个心思去看,只是任由他们刷着。


   “甜瓜,我排到你了。”


   “我知道呀。”早就有弹幕告诉我了好吧,甜瓜想着,又看了一眼自己这边的阵容:蓝胖子和小沐木是在双排,两人还是一空一魔的阵容;而另一边是抱抱熊,可能是知道对面是Alex吧,他意外的没用前锋而是选择了调香师。


“我能演你吗,你用的什么技能啊,金身吗?”甜瓜在队伍的聊天频道快速打上“我在和阿拉克斯连麦,他用的全身。”


“嗯,我带的金身。”


Alex听到甜瓜说的话后,默默地将闪现换成了金身,整个直播间都刷起了“这么宠的吗?”“求求狗爱丽做个人吧,这里还有单身狗呢!”他也只是看了一眼,等了一会后又想起了什么,他又对甜瓜说道:“封窗张狂啊,封窗张狂,没有一刀没有一刀。”


“没一刀啊,没一刀?!那小老弟你输定了啊!”重复了两遍,甜瓜在听到Alex没带一刀斩后,有些幸灾乐祸,话语间都带着些许笑意。


然而,你屠皇还是你屠皇,即使不用一刀斩,Alex打的依然是非常有压迫感,再加上细节处理的好,不愧是稳居屠榜第一的男人。还剩最后两台机子,已经一人飞天一人倒地一人上椅子了,Alex将人挂在了甜瓜正在解的机子附近,解了一半的机子没法继续解甜瓜只好去救人,救人抗刀再跑回去解那台快开了的机子,等他开完后发现场上就剩他一个人了。


“阿拉克丝,爱丽,爱神别杀我,让我走地窖呗。”被Alex挂在气球上,甜瓜一边说着,一边左右按着挣扎,忽的听到耳边Alex“啧”了一声。“别乱动,我带你去找地窖。”Alex说完,甜瓜就真的没有任何动作了,那个皮的狠的慈善家就那么乖乖的被小丑牵着带到了地窖。


Alex在旁边贴了个涂鸦,随后把甜瓜放在地窖上,屏幕里在地面上的人转了几圈,跳进了地窖里。


“啊,舒服了。下次连麦要是再遇到的话能再演你吗,我能再走地窖吗?”


“你你你,你做梦去吧,没有下次了,地窖都不给你。”


然而,下次两人又一起连麦打排遇上的时候,Alex还是让甜瓜走了地窖。
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
叶白酱说我负责甜死你们,她负责刀死你们
我:?????不愧是你,请你善良


甜吗,甜就对了,吃的开心就好。反正因为我不会写刀子,所以我被甜饼关起来了。

【A瓜】SINK

青行灯amber-吹爆樱子川川和尾桑:

*是777fo的点文 @桃花娓。 太太的,抱歉拖了这么久QwQ


*是车!斯德哥尔摩综合征+波利尼西亚sex,开的不好勿嫌


*杀人魔爱丽x普通人甜瓜


本来昨天就应该发的,毕竟也是承诺了的然后……我昨天去吃了醉蟹,那玩意挺好吃的可是我……emmmm我TM一杯倒造嘛就是那种rio都能不到一小杯脸通红然后……就半夜起来发文了【捂脸】


波利尼西亚sex之前发了简介,然而感觉自己写的一点也不好很糙的肉,谢谢观看(*๓´╰╯`๓)♡

此示:

@游荡的祈鸢 抖音有人盗了这位太太的图,麻烦大家举报一波

瞎摸了!
QAQ天天他好可爱啊啾咪
爱了

【第五人格】【欺诈组】②

下次更新是下周(´×ω×`)
然后以后都是周更(´▽`)ノ♪
看心情画图【大概】(๑°3°๑)
这次特别短_(:з」∠)_【文笔还特别渣】
下一章是回忆|・ω・`)
ok那么……




饭后,医生与园丁站在窗前,看着窗外的空旷,冷不丁的对身边对少女说道:“艾玛,你有没有发现,最近皮尔森先生与罗伊先生走的更近了。”
没有客套对后缀,她们直接对称呼已经变得亲昵。
艾玛闻言若有所思:“的确是这样,我认为这是一件不错的事情。”
这样,也有人制止皮尔森先生与莱利先生的争吵了。
艾米丽看向了她的侧脸,片刻,也转过头来:“的确是一件不错的事情。”
如果这样能给你减少一下麻烦的话,我想这的确是一件好事,艾玛。
这一天过的身心俱累,克利切早就没了昨天那种莫名其妙的冲动,他只想好好的休息,然后到第二天,再继续逃避。
好吧,他自己也承认了,这是逃避。
至少他认为,他对瑟维是没有想法的。他爱艾玛•伍兹,他深爱着她,就算后者感受不到他的心意,他也不会去爱上别人。
就算是他颇有好感的瑟维。
他一定是发疯了,才会说出那种话。克利切想。对,发疯,就像那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样,发疯。
无法控制的是自己最真实的情绪。
瑟维对自己来说,只是一个麻烦。
自己又是怎么看待他的呢……
在步入庄园后相见的第一面,他对这种无论是礼仪还是衣着上都无比得体的人厌恶无比,现在想想,应该是受那个上等人律师的影响。
后来他才发现,他和那个人不一样,他不会咄咄逼人,他不会因为自己对比他优越的出身而对他评头论足。他把自己包装的几乎完美,都要让他心生妒忌。
他们都是劣迹斑斑的社会人士,他们都有着“骗术”。也许,他们其实也没有什么不一样,但仔细看来,又哪里都不相似。
只有合作才能离开这个庄园,他们一般都会放下自己的不情愿,认真的与队友合作。
他们有什么特殊的交际吗?
自己是怎么开始和他越走越近的?
又是什么时候他产生了这种想法?
他无从得知。
克利切从沉思中回过神来,目光对上了瑟维的眼睛。他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,很明显是在等着他。
“你,你的伤好了?”在大家看了他说话几乎自带的口吃完美的掩饰了他的不安和紧张。
“还没有,但不影响我的活动。”他还没有提到那件事,克利切松了口气。
“……是吗,那真是恭喜你。”克利切急不可耐的想结束和他的对话,因为他在害怕——
“皮尔森先生,那些话真是让你为难了。”
来了。
克利切深吸了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的颤抖:“克利切把他当笑话就好了。”
瑟维脸上的表情不再那么柔和了,目光黯淡下来。克利切以为他说完了,刚要拉开房门,瑟维挡住了他。
“皮尔森先生,那些话让你为难是我的不对,但我是真心实意,我喜欢你。我想你现在的确无法接受,但我不会停止我对你的心意。”瑟维露出了他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展现的表情,愤怒,悲伤,不甘……这些情绪,克利切不难从他的眼神中看出。
“……”瑟维收回了手,压了压自己的礼帽,“失礼了。我只是想让皮尔森先生知道,我不会欺骗你的,我也不希望被忽视。”
“还真是矛盾啊……”克利切笑了,露出了讥讽的笑,“‘只要喜欢你就够了’,还真是你说出口的话……”
“抱歉,”瑟维带着叙述事实的语气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激怒了他,“就想你对伍兹小姐的感情那样,得不到回应自然会按耐不住,甚至连这句话也……”
“够了住口!!!”
克利切吼的很大声,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。成为目光的焦点,他也开始变得不自在。他愤恨的瞪了一眼瑟维,低声咒骂着:“注意你自己的言行,虚伪的上等人!如果你不想我就这样恨你的话。”
言罢,他重重的将门关上,自己一个人躲避在房间里。瑟维尝试舒出一口气,但心口还是闷闷的。
为什么他会说出这种话,这种明知道要让他生气的话……
也许这就是赌气行为吧。
“罗伊先生,你没事吧?”艾米娃不知合适站在了他的身边,关切的问道。
“……没事。”
“你的伤还需要静养,明天还要参加游戏。先去休息吧,算是给我这个医生的尊重。”艾米丽勾勾唇角,皱着眉,苦笑道,“我不能对自己的病人不负责。”
“好的,抱歉让你担心了,女士。”瑟维又看了一眼克利切的房间,答应道。
看着瑟维离开,艾米丽舒缓开眉,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。
他们的关系,似乎比想象中的复杂。
这的确是件好事啊……

瑟维已经在意这个男人很久了。
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普通,却又让他移不开眼。
他无论何时都会在密码机上动手动脚,仿佛不具有大家该有的危机感;他的体质优越,总能将强大的监管者牵制很久;他总能用手中小小的手电筒让监管者为难不已,甚至让他怀疑那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比他的魔术棒还要神奇的东西。
虽然是游戏合作,但在广阔的庄园中,他们也极少相见,但在第一次相见,瑟维就记住了这个人……

【第五人格】【欺诈组】①

是之前的老文了,想继续填下去
换了个格式,或者之前的格式本来就不适合我
不会起题目,以后起了再加上吧
是be【很明显吧!】不算短篇,大概是中篇
缓更【因为中考……】
欢迎点文√
艾特亲友 @是秋月啊
——————

“皮尔森先生,你也太不小心了。”瑟维微微皱眉,小心翼翼的处理着克利切身上的伤口。
血算是止住了,克利切拉住起身要带他找下一台电机的瑟维,像是回礼般的帮他处理伤口。
“用不着,”瑟维试图拒绝,“还有一台电机了,我们要抓紧时间。”
“别……别乱动!”克利切有意的将自己的声音压低,“你这样,是绝对挨,挨不了一击的。克利切要和你一起逃出去的。”
“和我……一起……”瑟维若有所思的重复着这几个字眼,仿佛从嘴里说出来就会治愈自己身上的伤那样美好。
“啊……”有些不坦率,听到他重复这几个字,克利切连忙做多余的解释,“还,还有伍兹小姐,一起出去,克利切没说只有你一个人!”
听到他的解释,瑟维反而笑的更灿烂了,他看着克利切,眼神中说出不的情感。
只要有他就足够了。
我要和他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和他一起。
是茶余饭后的休息时间。
成功逃来了……其实不出所料的。克利切摆弄着从电机上拆下来的小零件,百无聊赖的想。
他将零件抛起,抓住,抛起,再抓住。不知道是第几次了,零件没有再回到手上,而是被另一个人截住了。克利切抬头看向那个人,有些不开心的说道:“把,把那东西给克利切,瑟维!”
后者似乎没有要还给他的意思,而是仔细看了一下那个零件:“是电机的零件,你这家伙,到底有没有想逃脱?”
“……”有些理亏的克利切避开了他的视线,“改不了的小,小毛病。”
幸好瑟维也没有要继续怪罪下去的意思,把零件还给了他,在他身旁坐下了。
“你,你的伤?”
“已经没事了,你呢?”
“克利切也是。”
两人坐在一起,相对无言,最后还是瑟维先开了口:“皮尔森先生,要是能从这场游戏里逃出去,你想做什么?”
“做什么?这个范围有,有点大,但是一定是和钱有关的。”
“哈哈……”不出意料的回答,瑟维又问道,“那皮尔森先生最喜欢哪里呢?”
“最喜欢……”克利切似乎是认真的想了想,随后道,“银,银行!能闻到钱的味道。”
……再多也不是你的。克利切的回答无疑是给了瑟维一种【这家伙满脑子都是钱】的错(?)觉。
这样的话……
约会地点定在银行,会不会太奇怪了?
“瑟,瑟维,想什么呢,这么入神?”克利切看着对方认真思考的脸,得不到回应就继续去摆弄自己的小收藏了。
在这种时候居然在想这种事情,不想逃脱的到底是谁呢。

喧哗,争吵……
争执。
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突然,以至于艾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。她拼经全力挣脱开面前的男人,大喊着“你疯了”。
克利切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激动,但他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否认着艾玛•伍兹的话——他现在,比任何时候都清醒。
艾玛后退一步,看着男人的身影越来越远,才松了一口气。
他冷静下来了。
太好了……

瑟维在哄克利切•皮尔森的边缘挣扎着。
那个男人从刚才就一直在哭,边哭还边露出那种不甘心的表情,整个人看上去恶狠狠的。
虽然有点像炸了毛的小猫,但看上去觉得比那有震慑力了。瑟维呼出一口气,果然还是有些看不下去了。
他刚靠近,克利切就猛地抬起头,使劲擦去不停从眼眶里涌出来的泪水,然后瑟维十分理所当然的被迁怒了:“瑟维?你,你干吗!”
“有些好奇,什么事情会让皮尔森先生这么伤心。”瑟维没再他身边坐下,低头注视着他的眼睛。克利切有意的回避了一下:“关,关你什么事!”
“如果不介意的话,可以跟我说说,毕竟憋在心里你也会很难受。”瑟维的语气柔和了许多,虽然刚开始就不严厉,现在倒有几分甜腻。
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魔术师总能给他一种安心的感觉。克利切的火气降下来了不少,态度也平缓了一些,瑟维也十分自然的坐在了他的身边。
“……”
一阵沉默后,克利切开口道:
“伍兹小姐……伍兹小姐又一次……又一次拒绝了克利切!呜……”
身边这个男人带给他的安全感在另一个程度上加深了他的委屈,已经哭红的眼角又流出几滴泪水。
“艾玛•伍兹?”
克利切点了点头。
……哦,这么说来,五分钟前好像是听到有谁在屋里喊了大概是“不知感恩”“愚蠢”“贱人”这几个词来着。
“难,难道克利切还比不上一个冰,冰冷的假人吗!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伍兹小姐……不喜欢克利切……”
克利切微小的啜泣声把瑟维从回忆里拉了回来,瑟维看着把头低下去的克利切,没忍住的抱住了他。
“别哭了,”瑟维低声说着,“我喜欢克利切,我也不会拒绝克利切,我会永远陪着克利切……”
“……!”克利切顿时愣住了一下,随后猛地推开了瑟维,“你……戏弄克利切!”
我没有。
瑟维特别想这样说,但是他还是没有开口。
算了,就让他这么以为好了。
还是没有忍住吗……
克利切微微低着头,帽子压的很低,瑟维看不清他的表情。被遮住的眼睛中,有一丝来自潜意识的渴望。
说没有。
对克利切说没有。
两人,相对无言。

两个人的关系好像没有因为之前那件事情而变化——至少是在大家看来。因为在众人眼中,他们的交际本来就极少,顶多相互治疗一下或者见个面打个招呼一起修修电机什么的。
大家对他们一无所知,就想他们对对方一样。
他们两个当事人也不知道是在去回避那件事还是对方,尽管只是一个小事,也给他们稍微带来了一点点的尴尬。
当然回避并没有很刻意,只是偶尔下意识的,不然不可能不被看出来。
比如现在关系就跟正常。
两人正在逃脱某靓仔的拉锯,当然克利切明显是被针对的那一方。克利切的伤口还没有处理,大大减缓的他的逃跑速度。
……该死,跑不动了……这样早晚被追到。
瑟维握紧手中的魔术棒,对身边的克利切说道:“我们分开跑,我放分身挡刀,你去找莱利先生修电机!”
“克利切不想去找那个家伙!”
“……那你找谁都行!”
分开跑以后监管者果然还是追着克利切,瑟维挡在他身后,放出了分身。
===================
……
嘶……身上好疼。
瑟维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,就看见了正在给他包扎的艾米丽。
“你差一点就出不来了,因为在庄园里求生者可以死而复生而为所欲为的瑟维·勒·罗伊先生。”看他醒过来,艾米丽露出了安心的笑,“您这次能离开庄园,多亏了……皮尔森先生。”
虽然面挂微笑,但提起那个男人的名字,艾米丽还是忍不住顿了一下,笑容好像也僵了一下。
瑟维倒没有在意到她的停顿,喃喃自语道:“怎么回事……”
想起来了,好像是在放分身的时候被震慑了……
艾米丽将伤口处理好后,站起身准备离开:“皮尔森先生好像有话要单独对你说,我就不多打扰了。”
……?
直到艾米丽走出房间,瑟维才反应过来,目光往四周看了一下,果然,克利切一直坐在床尾处,一言不发,虽然看不见脸但也能想像到那阴的能滴出水的脸。
瑟维不禁打了个寒颤,见对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,先开口道:“皮尔森先生?”
“果然是骗人的吧。”
“什么?”
克利切抬起头,直视着瑟维的眼睛:“你果,果然是在戏弄克利切吧!”
“皮尔森先生,您在说什么,我怎么有些不明白?”瑟维从床上坐起来,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“你说什么永,永远陪着克利切,是骗人的吧!你差一点,差一点就……”克利切说到一半,断了声。瑟维也没有追问下去,他再清楚不过克利切的意思。
在庄园里,求生者死亡后可以复活,这克利切知道。但他现在已经完全被这种恐惧感包围了。
他在怕,怕面前这个人真的会消失。
“……”
又来了。
又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了。
他知道他回避不掉的。
“……”克利切也沉默着,半晌,他开口道,“算了,反正你也只是说说而已,克利切被欺骗过很多次了,不,这次是克利切太认真了。”
被别人喜欢什么的……太好笑了。
他也不想再为难这个这个人,他也知道是自己无理取闹了,他的本意就是为了救自己,自己却在这里……可是,看到他这样,又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……为什么……那么在意那些话呢。
明明就是哄骗的话语。
“抱歉……”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,瑟维握紧的拳,带着微颤的声音开口道:“可是对我来说,皮尔森先生更加重要,要是再来一次的话,我还是会挡在您身后的。”
瑟维的话牵制住了想要离开的克利切,他转过身,微微皱眉: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皮尔森先生是我喜欢的人。”
“……”
毫无防备的告白让克利切惊奇的瞪大了双眼,反应过来想装不在意,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。
“开,开什么玩笑……”
“我没有开玩笑,”瑟维郑重的说,“我对皮尔森先生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,包括之前。”
“……可,可是克利切喜欢的是伍兹小姐,不可能喜欢……”
瑟维打断了他的话:“我只要喜欢你就够了。”
克利切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,仅仅愣住了几秒钟,他便夺门而出。
瑟维看着克利切离开的方向,听着门重重关闭的声音,低垂眼帘,刚才的气势全都没有了。
意料之内的结果啊。
克利切并没有离开,而是背靠着那扇门,心脏跳的极快,却有种窒息感让他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不知过了多久,他才垂着头,喃喃自语道:
“骗子。”